泾源县纪委
首页 > 清风苑 > 历史文化 正文

历史文化

河过兰州

稿件来源: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: 2022-11-17 09:57:23
分享至:

  兰州城因为黄河穿城而过,而灵气沛然。从总括兰州概貌的全景图上看,城区的正中间总是被一条黄线隔开。

  不过,兰州的全景图有着新旧之分,山河大势是没有多少改变的,变化的是颜色。说是旧图,也不算太旧,也就是几十年的光阴吧。旧图上的兰州,黄河依然是黄色的,是那种从图片上都可感知到的黄泥滚滚的黄,南北二山当然也是黄色的。旧图上少许的绿色都集中在黄河岸边,断断续续的两条绿线夹河而走。

  其实,对于兰州城在颜色上的变化,久居兰州的人也未必会即时即刻意识得到。几年前,电视台直播一项兰州举办的体育赛事,赛道绕着南北滨河路转一圈,镜头囊括了兰州的主城区。我在家里观看电视直播。镜头中的兰州是真实的兰州吗?是的,确实是的。南北两条滨河马路是我工作生活的主要区域,那时候我还喜欢体育锻炼,每个黄昏都要在黄河边流连两个小时。

  眼睛盯着电视屏幕,我不由得一惊一喜。惊的是,兰州如此巨大的变化,我却身在其中不自知;喜的是,我原来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水上公园中。接着,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进来,都是外地朋友打来的,开口第一句话几乎都是:“你们兰州这么漂亮啊?!”那一刻,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,自豪地说:“那当然了!”

  说真心话,此前,兰州不过就是我工作和生活的地方。我曾悉心研究过兰州的历史文化,出版过关于兰州的几部学术专著,但我认为那是工作需要,查阅资料时,心情客观而冷静。当我通过局外人的目光重新打量兰州时,我真的爱上了兰州。两山逶迤南北,一河横贯东西,三大高原于此触角相会。

  新的兰州全景图,南北二山原来的土黄色、枯黄色都消失了,换上了绿色。实际上,南北二山的任何一条山谷中,也都换上了绿色。这么多年,我走遍了兰州南北二山的大多数山谷,每一座黄土山包,都铺上了一层绿色。兰州人为了这层绿色,真的是不遗余力。据老兰州人说,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间,每到春季,人们都会行动起来,从黄河里挖出冰块,背上山,种草种树。我定居兰州时,已经是世纪之交,每到春季,都会上山种草种树。

  兰州的颜色就是几代兰州人用汗水改变的。在城区,最让人心动的还是黄河风情线。河南河北各一条绿色长廊,夹河而走,各长四十公里,宽几十米到几百米不等。贯通兰州的两座滨河公园,成为兰州市民的全天候休闲娱乐场所。一年四季,人们徜徉在绿树花草中,耳听黄河涛声,目送河水滔滔东去。兰州城区,无论新老城区,都是夹河而建,每个方位距离河边都很近。两岸城区靠河一侧,密布着牛肉面馆、茶馆、咖啡馆,秦腔的曲调,西北“花儿”的旋律,不时从某个场所响起,随黄河水荡漾飘扬。

  我居住在安宁区,这里高校云集,在这一区段,黄河河谷格外宽阔,南望南山,北望北山,南北二山,影影绰绰。南北滨河公园的宽度也都在百米以上,有些区段,宽度达数百米。这里还有一块利用黄河滩地开辟的湿地公园,公园里水网纵横,鸟类翔集,花草茂盛,树木掩映,栈桥相连,视野开阔。走完一圈,需要大半天时间。这里是年轻人的乐园,三三两两,大树下,凉亭间,学习,交流,游玩。这里也是老年人的福地,散步,锻炼,修身,养生,安度晚年。

  早年的兰州是瓜果城,白兰瓜、安宁桃,闻名遐迩。安宁区向来以十里桃园著称,现在没有那么多了,留下的一片桃园,成为都市里的村庄。每到节假日,人们从各个方位云集于此。在每块桃园里,人们约上亲朋好友,坐在桃树下,品尝着盖碗茶,吃着农家饭,在鸟雀声声中,散去劳烦,积蓄精气神,品味生活的美好。

  黄河西来东去,横贯兰州全城,昼夜不息。现今的黄河水,一年四季,大多数时间里,水色也由原来的黄泥色变成土白色,泥沙含量已经很小了。南北二山,以及南北滨河公园,仿佛四条绿色长龙,两条在外围的高处,两条在内圈的低处,将兰州城紧紧围拢。

  有黄河的调温,兰州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加之居住环境逐步改善,现在,只要在兰州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,都会真切感到,这是一座气候宜人的宜居之城。(马步升)

>>><<<